1. <acronym id="jtkdb"><legend id="jtkdb"></legend></acronym><var id="jtkdb"><rt id="jtkdb"></rt></var>
  2. <dd id="jtkdb"></dd>

  3. <code id="jtkdb"><rt id="jtkdb"><big id="jtkdb"></big></rt></code>
    [歷史故事] [手機訪問]
    歷史故事網-我們一直都在這里!
    當前位置: 首頁 > 后宮故事 > 

    班婕妤:中國古代最完美的女人

    時間:2016-07-25來源:歷史故事網 作者:

      班婕妤曾是漢成帝寵幸的后宮妃子,也是著名的西漢女辭賦家,史稱她善詩賦,厚美德,因此,她被后代譽為中國歷史上最完美的女人。

      

    班婕妤:中國古代最完美的女人

      晉朝顧愷之在他所畫的《女史箴圖》中,描繪了班婕妤與漢成帝同乘駕輿的情景,把班婕妤的端莊嫻靜,作為勸導嬪妃們慎言善行、普天下女子以此為鑒的典范,成了美好婦德的化身。梁代鐘嶸的《詩品》中評論說,班婕妤是將百年間,有婦人焉,一人而已。

      

      在中國歷史上,能夠得到身為封建士大夫的男人青睞,并給予崇高的評價,實在很難得。班婕妤不但有花容月貌,而且頗有才華,寫得一手極好的辭賦,才德兼得。因為她出身于一個名將之家,父親是漢武帝的驍將,立下汗馬功勞;而她也是《漢書》作者班固、和才女班昭的姑母。在這樣的家族背景之下,她自有一份雍容華貴的氣質,和無與倫比的人格魅力。

      

      古代才貌雙全的女子并不鮮見,而紅顏薄命者也不在少數。而班婕妤的過人之處,不在于她的美麗容顏,也不在于她的才華,而是她對生活的超然姿態。她得寵時不爭寵,不干預政事,謹守禮教,行事端正;失寵后卻又能做到急流勇退,明哲保身,稍無妒意,心如止水。在復雜險惡的宮闈之爭中,在歷經后宮春花秋月的劫難里,她始終保持一枝獨秀,像一朵金黃的菊花,靜靜地開在深宮別院的污濁里。

      

      在趙飛燕入宮前,漢成帝對她最為寵幸,而班婕妤在后宮中的賢德也是有口皆碑的。當初漢成帝為她的美艷及風韻所吸引,漢成帝為了能夠與班婕妤形影不離,特命人制作一輛較大的輦車,以便同車出游,但卻遭到她的拒絕,她說:賢圣之君皆有名臣在側,三代末主乃有嬖女。古代圣賢之君都有名臣在側,而夏、商、周三代末主夏桀、商紂、周幽王,才有嬖幸的妃子在身邊。

      

      當時王太后聽到班婕妤以理制情,不與皇帝同車出游,非常欣賞,逢人便說: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王太后的賞識,使班婕妤的地位在后宮更加突出。而她的婦德、婦容、婦才、婦工等多方面的修養,很有可能對漢成帝產生更大的影響,使他成為有道的明君。可惜漢成帝沒有憑借班婕妤的賢內助,成就一番帝皇霸業,是他本性荒淫無恥,沒有造化所致。

      

      而隨著趙飛燕、趙合德姐妹入宮,與漢成帝過起聲色犬馬、荒淫無道的生活。而班婕妤以及許皇后,都受到冷落,但是兩人的結局卻大相徑庭,何也?許皇后心生妒意,在孤燈寒食的寢宮中設置神壇,詛咒趙氏姐妹。事情敗露以后,漢成帝一怒之下,把許皇后廢居昭臺宮。當趙氏姐妹欲對班婕妤加以陷害,而班婕妤卻從容不迫對漢成帝說:妾聞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修正尚未得福,為邪欲以何望?若使鬼神有知,豈有聽信讒思之理;倘若鬼神無知,則讒溫又有何益?妾不但不敢為,也不屑為。班婕妤一番肺腑之言,成功打消了漢成帝的疑心,還得到厚加賞賜。

      

      畢竟班婕妤是一個有見識、有德操的賢淑女子,面對寵愛,不驕不躁;面對讒構、嫉妒和排擠,隨時都有陷害的可能,她采取急流勇退、明哲保身的策略,因而繕就一篇奏章,自請前往長信宮侍奉王太后,聰明的班婕妤把自己置于王太后的羽翼之下,就再也不怕趙飛燕姐妹的陷害了,漢成帝允其所請。自此,她悄然隱退在長信宮的淡柳晨月之中,視宮廷內的燈紅酒綠、歌舞升平為隔世之事。

      

      自此,我不得不嘆服班婕妤的高超智慧及完美人格。相比之下,歷代在宮廷陰謀中倒下去的具有文韜武略的男人,不知有多少,即使是那些和皇帝一起打江山的人們,也難以擺脫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命運。何況作為一個后宮之妃,更是皇家砧板上的肉。而班婕妤失寵后能夠保全自身,退而養性,實在是千百年間,一婦人焉。

      

      而且,坎坷的命運,卻成就了我國歷史上第一個女辭賦家。班婕妤失寵之后,并不是在怨艾中虛度余生,而是創作出了不少辭賦作品,成為千古吟詠的佳作。她的《團扇詩》,又稱《怨歌行》,利用團扇抒發了她心中的失落悵惘之情。鐘嶸《詩品》評此詩說:《團扇》短章,辭旨清捷,怨深文綺,得匹婦之致;當是中肯的評語。其詩曰:

      

      新制齊紈素,皎潔如霜雪。

      

      裁作合歡扇,團圓似明月。

      

      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

      

      常恐秋節至,涼飚奪炎熱;

      

      棄捐莢笏中,恩情中道絕。

      

      團扇又稱絹宮扇、合歡扇,是當時妃嬪仕女的飾品。但由于班婕妤的一首《團扇詩》,團扇幾乎成為紅顏薄命、佳人失寵的象征,并成為文學典故,被后代所旁征博引。如唐代王建的詞:團扇,團扇,美人病來遮面。玉顏憔悴三年,誰復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陽路斷。而納蘭性德的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名句,也是因為用了該典故,成為傳世之詠。

      

      而當漢成帝死于溫柔鄉,趙飛燕、趙合德化為煙花銷盡之后,班婕妤主動擔任守護漢成帝陵園的職務,天天陪著這個曾經荒淫無道、背叛自己的靈魂,回憶著曾經的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的往事,諦聽著松風天籟,冷清地度過孤單落寞的晚年。對于她來說,這是她完美人生的最后歸宿,愛情忠貞的最好體現,而孤單落寞也是一首歲月蕭瑟之歌。

      

      班婕妤的人生,雖然并不一帆風順,命運對于她也不是特別眷顧。但是在我們眼里,她仍然是一個近乎完美的女人,她出色的容貌,橫溢的才華,貞靜的美德,成為中國歷史上無數女人追慕的理想女性的楷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暫無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午夜影院7cdy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