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jtkdb"><legend id="jtkdb"></legend></acronym><var id="jtkdb"><rt id="jtkdb"></rt></var>
  2. <dd id="jtkdb"></dd>

  3. <code id="jtkdb"><rt id="jtkdb"><big id="jtkdb"></big></rt></code>
    [歷史故事] [手機訪問]
    歷史故事網-我們一直都在這里!
    當前位置: 首頁 > 宋朝皇帝 > 

    中國歷史上最好的時代

    時間:2018-09-14來源:歷史故事網 作者: 佚名

      中國歷史的24個王朝,大一統的有11個,存活過百年的只有6個。這其中有四個朝代,先不提北宋,西漢、唐、清在統治穩定之后,都有至少一個在位超40年的皇帝:漢武帝,唐玄宗,康熙和乾隆,其共同特點是:存在感非常強,一提到某王朝,大家會自然而然想到他們;在其治下,王朝走到強悍之巔,稱之為名震寰宇也不為過。
      北宋同樣擁有一位在位超40年的皇帝。您第一時間會想起誰?是"一根棍棒打下四百軍州"的宋太祖趙匡胤,是"燭影斧聲、弒兄奪位"的宋太宗趙光義,還是那"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的徽欽二宗?
      都不是。這個人叫趙禎,廟號"宋仁宗",讓人"意外"的是,宋仁宗迥異于其他朝代那幾位皇帝:他既沒有歷史上的"存在感",也沒有世人口中的"豐功偉績",似乎"庸庸碌碌"度過一生,甚至,他治下的任一臣子都比他有名!無論是教科書還是民間閑談,說到他,都只是輕描淡寫的幾句話:比較注重休養生息,一個老好人,很有人情味,好像,還有點兒傻
      這不是宋仁宗的悲哀,盡管,他是中國第一個"仁宗".事實上,皇帝堆兒里,廟號仁宗的都跟偉大扯不上關系。國人崇拜雄主,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這些開疆裂土的強人,是國人心目中最好的皇帝。提起這些人,很多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仿佛那是自己的帶頭大哥,為自己謀得了千般富貴、萬世太平。于是,我們記得幾乎所有的"太祖""太宗",連李世民誅殺手足也被贊為千秋"大義".
      但是,誰也無法否定,唐宋八大家有六位出現在仁宗一朝;世界第一張紙幣誕生在仁宗一朝;四大發明有三項或出現或開始應用于仁宗一朝……人文、金融、科技,這三項現代人最重視的軟實力,竟然如此鐘情宋仁宗,那些光耀千秋的巨擘,全然匯集于他在位的四十年,使那個看起來缺乏大事件的朝代,竟是那么的令人向往!
      真正的繁榮,是老百姓兜里有錢;真正的強大,是知識分子有話就說。穿越兩千年風煙,想找出一個比仁宗朝更好的時代,恐怕相當不易。
      被歷史選擇性埋沒的宋仁宗,因何成就了兩千年的最高峰?

    宋仁宗

    (圖:宋仁宗)

      寬 容
      趙禎(1010-1063),宋仁宗,北宋第四位皇帝
      嘉佑六年(1057年),蘇轍參加制舉科殿試,在試卷里憤然寫道:"我聽人說,宮中美女數以千計,只以飲酒作樂為生;皇上既不關心百姓疾苦,也不跟大臣商量治國安邦大計。"
      這基本上是道聽途說的虛妄之言。如此"惡毒攻擊"一個九五至尊,簡直"大逆不道".考官們自然共同撇嘴。這時,仁宗卻發話了:
      "朕設立科舉,本來就是要歡迎敢言之士。蘇轍只是一個小官,敢于如此直言,應該特予功名。"
      最終,蘇轍與兄長蘇軾同登制舉科。宋仁宗甚至還為兄弟倆的策論斷言:"又為子孫得太平宰相兩人!"欣喜自得之情溢于言表。
      某次,包拯聯合其他諫官,合力彈劾三司使張堯佐,指責他平庸無能,言辭十分激烈,并要求罷免他。張堯佐是張貴妃的伯父,依著張貴妃的恩寵任此要職,包拯這么一鬧,仁宗感到很難辦。
      見拗不過包拯等人,仁宗想退一步再說,答應免除張堯佐的現任職務,放外去當節度使。誰料眾諫官的態度更加激烈,包拯更是詞壯聲高,連唾沫星子都濺到仁宗臉上。
      仁宗也有些動氣:"你們這是在聲討張堯佐嗎?節度使是個粗官,值得這樣爭吵嗎?"包拯旁邊的諫官唐介立馬接著說:"太祖、太宗都曾擔任過這一官職,節度使恐怕不能算粗官。"仁宗氣得干瞪眼,外放的事只得作罷。
      回到后宮,憋了一肚子怨氣的仁宗,把悶火撒在張貴妃頭上,他對張貴妃吼道:"你只知道要宣徽使、宣徽使(當時同時任命四職)!你哪里知道,現在是包拯當御史呢!"
      口含天憲的皇上被大臣逼得如此狼狽,千古無有!反過來說,倘使沒有仁宗的泱泱大度,又何來包拯的千古盛名?宋仁宗一直在學習唐太宗,唐太宗節儉愛民,宋仁宗就把節儉做到極致;唐太宗有一個好老婆,宋仁宗就硬著頭皮接受了非常討厭的曹皇后;唐太宗寫了《貞觀政要》,宋仁宗就寫了《洪范政鑒》;唐太宗擅長飛白,宋仁宗就苦練飛白;唐太宗沉迷丹藥,宋仁宗沒有。唐太宗也曾有殺掉魏征的念頭"殺此田舍漢",宋仁宗除了回到后宮對妃子發點牢騷,可是真沒動過此念,"臺諫之言,豈敢不行"!
      如果這還僅僅涉及一些所謂的"面子",下面這件事似乎觸動了"骨子".四川一個士子獻詩給成都太守:"把斷劍門燒棧閣,成都別是一乾坤。"這不是明目張膽煽動造反么?成都太守將他縛送京城,仁宗卻道:"這老秀才是急于要做官卻始終當不上,這才寫詩泄泄憤而已,怎能治罪呢?不如干脆給他個官做做,說不定因為感激,他會做得很好。"就授其為司戶參軍。
      趙匡胤黃袍加身后,告誡子孫"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者;縱犯謀逆止于獄中賜盡,不得連坐支屬",奠定了大宋朝厚待知識分子、寬恕異己人士的基礎。仁宗一朝,將這一理念推行到令人稱羨的高度。并且,不僅是對知識分子。饑荒年間,總會發生一些盜米和傷主事件,仁宗道:"饑劫米可哀,盜傷主可疾。雖然,無知迫于食不足耳。"饑民的死罪統統免除。

    Tags: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暫無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午夜影院7cdy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