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jtkdb"><legend id="jtkdb"></legend></acronym><var id="jtkdb"><rt id="jtkdb"></rt></var>
  2. <dd id="jtkdb"></dd>

  3. <code id="jtkdb"><rt id="jtkdb"><big id="jtkdb"></big></rt></code>
    [歷史故事] [手機訪問]
    歷史故事網-我們一直都在這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人物 > 

    宋慶齡晚年遺囑寫給了誰?

    時間:2019-01-09來源:歷史故事網 作者: 佚名

           宋慶齡的晚年所處時間為我國比較敏感的歷史時期,以宋慶齡當時的地位,加之周總理周旋雖不至于遭到迫害,但一切很難說,宋慶齡自己心底也是沒底氣的。在晚年他為何立了份英文遺囑?這份遺囑又是留給誰的呢?

           在上海宋慶齡故居陳列館,陳列著一份特殊的展品。這是一塊牌匾,上面刻著一份用英文寫成的遺囑。這份英文遺囑,出自宋慶齡手筆,寫于1975年。而且,鮮為人知的是,這份英文遺囑并非宋慶齡寫給自己世上唯一的至親——身在臺灣的妹妹宋美齡,而是一位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男性。而且,這封英文遺囑還曾經被保留在瑞士銀行的保險箱。

           宋慶齡這份英文遺囑,是寫給一個叫鄧廣殷的人。鄧廣殷是誰?他是保衛中國同盟的領導人鄧文釗之子,鄧文釗則與宋慶齡關系密切,曾傾其所有支持宋慶齡的愛國事業。所以,當鄧文釗去世后,宋慶齡很關心鄧廣殷的成長,視他為自己的“干兒子”。在他們頻繁的書信來往中,宋慶齡總是很親切地稱鄧廣殷為“BB”。

           在十年特殊時期,宋慶齡作為一名愛國民主人士,雖然在毛澤東、周恩來的保護下,沒有受到太大沖擊,但依然感到巨大的壓力。宋慶齡為國家的前途感到深深的憂慮。同時,為自己作了最壞的打算。

           1975年2月18日,宋慶齡給鄧廣殷寫了一封英文遺囑。遺囑中,宋慶齡稱:“萬一我遭遇不測,我決定將我北京和上海淮海路1843號家中的所有藏書移交給恩斯特•鄧作紀念,以回報他對我的所有善意。”

           這里的“恩斯特•鄧”,就是鄧廣殷的英文名字。宋慶齡在這份英文遺囑中,還特別在“遺囑”和“恩斯特•鄧”兩處用中文進行了標注。

           在寫下這份英文遺囑的同時,宋慶齡還給鄧廣殷寫了一封信,說了立遺囑的原因:“我匆匆寫這幾行字是要告訴你,我們接到通知,現在到這個月底有一次6級左右的地震,中心在北京。你可以想像的出,每個人都很緊張。一些上海的朋友催我回上海的家,但是那樣會給這里的人民中間引起更大的恐慌,所以我還是留在這里,不管會發生什么。我已經寫好了遺囑,但是我想單獨寫一張由你保管。”

           鄧廣殷收到宋慶齡的信件和遺囑后,沒有公示于人,而是悉心保留下來。在那個動蕩的年代,這封遺囑放在身邊是不安全的。于是,鄧廣殷就趁到瑞士探望女兒鄧勤的機會,將這份英文遺囑帶到瑞士,存放在瑞士銀行的保險箱。

           1981年5月29日20時18分,宋慶齡病逝于北京。鄧廣殷在宋慶齡病危之際,從香港來到北京,守護在宋慶齡身邊,每日探視。宋慶齡病逝后,鄧廣殷又參加守靈、悼念等活動。后來,鄧廣殷通過廖承志,將宋慶齡贈送給他的所有珍貴藏書,轉贈給國家。

           當時,在時任中國福利會名譽主席康克清的安排下,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了一場捐贈儀式

           2015年5月,鄧廣殷攜子女專程到上海宋慶齡故居紀念館,將宋慶齡從1970年至1980年分別寫給鄧廣殷以及其太太孫君蓮和長女鄧勤等的英文親筆書信共197封,贈送給上海宋慶齡故居紀念館。其中,就有這封宋慶齡給他的英文遺囑。

           現在,這封英文遺囑,與宋慶齡的其他書信,一并陳列在上海宋慶齡故居陳列館,供世人瞻仰。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暫無

    昵稱: 驗證碼:

    午夜影院7cdy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