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jtkdb"><legend id="jtkdb"></legend></acronym><var id="jtkdb"><rt id="jtkdb"></rt></var>
  2. <dd id="jtkdb"></dd>

  3. <code id="jtkdb"><rt id="jtkdb"><big id="jtkdb"></big></rt></code>
    [歷史故事] [手機訪問]
    歷史故事網-我們一直都在這里!
    當前位置: 首頁 > 民國故事 > 

    汪精衛自評賣國:哪些地方是我丟掉的?

    時間:2017-10-06來源: 作者:

      李時雨,1908年生于黑龍江省巴彥縣興隆鎮,1927年春入北平法政大學預科班學習。1931年9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12月在南京被各地學生推舉為向國民黨請愿示威行動總指揮;抗戰全面爆發后,1939年8月被中共地下黨華北聯絡局派遣參加汪偽第六次代表大會,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汪偽政權覆亡。他先后任南京偽國民政府立法委員,偽上海保安司令部秘書兼軍法處長等要職,與汪的漢奸集團各政要均打過交道,尤其與陳公博接觸密切,被汪偽圈子公認是陳公博的親信。通過這些渠道,李時雨為中共獲取了大量日偽核心機密戰略情報,并營救了一些被捕的抗日志士。解放后,李時雨曾任河南省政協秘書長、北京中國佛學院副院長等職,1999年12月28日于北京病逝。《汪偽巨奸印象》(《百年潮》2005年第三期)的作者張德旺曾于1997至1998年間赴北京同李時雨深入交談二十多次,記錄了其有關汪精衛、陳公博、周佛海三巨奸的一些回憶。

      

      如果沒有堅定的政治信仰,很容易被汪精衛迷惑

      

      第一次見到汪精衛是在1939年8月下旬,當時我冒充國民黨改組派,以汪偽國民黨“六大”代表的身份從天津乘海輪到上海。8月28日,汪偽國民黨第六次代表大會在滬西極斯菲爾路76號秘密開幕,汪精衛與陳公博、周佛海等坐在主席臺上,我在會場看見了汪。會議只有二百多雜七雜八的代表與會。說雜七雜八一點兒也不過分,我這個與國民黨毫無關系的就當了正式代表。會議匆匆忙忙地通過了選舉汪精衛為中央執委會主席議案就于6月30日草草閉幕。我這次對汪沒留下什么深刻印象。

      

      “六大”后,我被任命為偽國民黨北方黨務辦事處下屬的天津市偽黨部執行委員會委員。12月,我得到偽北方黨務辦事處通知,汪要接見河北省、北平、天津的黨部常委,了解“和平運動”的情況,并指示今后工作。當時我們共去了12人,抵滬第二天上午就到愚園路汪官邸的一棟三層的花園別墅,進入二層的客廳。我們剛剛在沙發上坐好,汪精衛就穿一身嶄新的淺蘭色西服進來,同我們一一握手,寒暄問了各人的姓名,然后就讓我們匯報。他說:“大家隨便談,不要拘束。”我因為有搞情報的思想準備,就第一個起來問:“我們搞和平運動的目的是什么?”汪精衛說:“這次和平運動是救國,關鍵是解決好中日關系。現在的形勢說明中國打不下去,打下去最后只能是國民黨垮,中國最后歸共產黨;退一萬步說,假使日本失敗,國民黨也要垮臺。中國除了和平,沒有別的出路。我主張與日本講和是給全國做個示范,內則完成中華民國建設,實現國父孫中山之遺愿,外則負保東亞之責,實現國父之大亞細亞主義。當前是要把國民黨失敗丟掉的地方收回一點,盡快實現還都組織政府,進一步搞好和平反共救國。”

      

      我問:“我們承不承認滿洲國?”汪精衛含含糊糊地說:“對滿洲國能不能統一于我們的政府沒把握,但我們要爭取,爭取,所有能爭取的都要爭取。”

      

      我又問:“日本人利用我們,將來我們能否像溥儀那樣成為傀儡?”

      

      汪精衛表示:“不會。日本人吃不了那么大,他們是想吞并中國,但他們吃不下去。我們成立政府,滿蒙現在看來是拿不回來,但我們要爭取做工作。我們要把國民黨丟失的要回來。蔣介石也并不要一直打下去,我們也要和他合作。我們和日本訂了和平大綱,原則是善鄰友好,共國防共經濟提攜,中國真正實現和平兩年后,日本撤兵。當然這個目標實現要有很多周折,我們要努力爭取。”

      

      我問:“現在日本軍方對我們不支持,我們在華北搞和平運動,可能性如何?(我這是指華北漢奸怕汪偽奪了他們的勢力范圍,串通華北日軍不支持汪偽一派的活動)。”汪說:“我們要有耐心,要等待。他們(指華北漢奸集團與華北日軍方)還不理解我們建立國內統一政府的意圖,日本內閣是要和平的,在外的軍人也是要經過一段時間才能了解他們政府的意圖,也能逐步了解我們的和平運動。”

      

      我說:“我們過去參加過抗日運動,日本對我們是否算賬?”

      

      汪答:“沒問題,我們要審時度勢,要承認我們是失敗者,日本已經站在我們頭上。”汪談得最多的是:“中國漢文化博大精深,有幾千年歷史,日本到中國來,慢慢地一定會被中國文化同化。遼金元清進入中原,到最后還不是歸化,被我們同化了。”(我們插話:“今天的時代已不是那個時代了”。)汪說:“這一點你們不要懷疑,我在日本留過學,他們地處島嶼,想找個好地方生存發展。元忽必烈那么強悍,滿清那么強悍,都沒在中國統治到底,日本也一樣。”汪說:“現在中國問題的中心是不要弄到共產黨手里。共產黨是國際的,中國共產黨沒國籍,中國讓共產黨發展下去那真是亡國了。中國永世不能翻身。所以我們不是賣國,而是真正的愛國,我們不能眼看中國共產黨坐大,把中國引向滅亡。”

      

      我問:“日本在中國擴張會不會引起英美干涉?”

      

      汪說:“沒法妄斷。但日本要吞并東南亞,可能性很大,英美他們能走到什么情況,也說不定。”汪在談話中還透露了他與日本秘密簽訂的《日華新關系調整綱要》及《秘密諒解事項》的內容,說這些和平條約來之不易,對中國有利,是他和周佛海努力爭取的結果。汪在別人講話時細聽,不急于回答,答時總以商量口氣,常說:“對不起”,“你看怎樣”,力圖給人很客氣、很誠懇的印象。如果沒有堅定的政治信仰,很容易被他迷惑。

    Tags: 汪精衛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暫無

    昵稱: 驗證碼:

    午夜影院7cdy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