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jtkdb"><legend id="jtkdb"></legend></acronym><var id="jtkdb"><rt id="jtkdb"></rt></var>
  2. <dd id="jtkdb"></dd>

  3. <code id="jtkdb"><rt id="jtkdb"><big id="jtkdb"></big></rt></code>
    [歷史故事] [手機訪問]
    歷史故事網-我們一直都在這里!
    當前位置: 首頁 > 民間故事 > 

    媽祖的傳說故事 媽祖之墓

    時間:2018-04-29來源:歷史故事網 作者:

      旱魃被誅殺了,老天立即降下大雨,挽救了大旱,這湄洲島上又出現了風調雨順的景象,田地里重新長出了綠油油的禾苗,就連那湄洲碼頭上的幾乎脫掉了葉子的老榕樹也重新長出了嫩芽。

      

      此時正是漁汛,林氏三兄弟帶著捕魚船隊出海去捕魚,傍晚歸來,那些船艙里總裝得滿滿的各種各樣的魚蝦。

      

      湄洲碼頭早晚最熱鬧,早晨,那些女人們要拉著兒女到這里為丈夫送行,祈求觀世音菩薩的保佑,傍晚,這些女人還要拉扯著兒女到這里來提心吊膽的迎接滿載而歸的丈夫。

      

      又一個早晨,玉春雖然事務忙,她也得象其他妻子一樣來送送自己的丈夫,才回到她的辦公室里處理一天應該做的事。她確實是夠忙的了,幸好她沒有孩子,少了些拖累。

      

      天氣是非常的好,那輪紅彤彤的太陽離那藍色的海水越來越遠,而那海水卻越來越亮。海鷗就在那湛藍色的天空與那碧藍的海水之間飛行,它們沒有目的抑或就是它們的目的。林氏三兄弟走在船隊的最前頭,那些傳播福音的信天翁,就在他們的頭上盤桓。林氏兄弟與其他漁民一樣,非常的高興,在這樣一個好天氣一定能捕到金槍魚和上等的大對蝦。這金槍魚和大對蝦都比其他的魚蝦值錢。大海平靜得沒有風,沒有浪,漁船行駛起來非常地平穩。

      

      漁船到了漁場,那些金槍魚,那些成群的大對蝦,漁民們急忙撒下網。可那些魚蝦卻沉到了海水下面去了,就連魚網也在朝海水里沉。這下,可把漁民們驚慌了,不知網著了什么東西,連網都沉下了海。

      

      這時,平靜的大海驟然間翻起了白浪,這浪頭越翻越高,伴隨著使人心驚膽顫的海哮,一個巨浪一下子就把漁船拋了個底朝天。這些漁民們都有很好的水性,雖然掉進了海水里,很快便抓住了船艙邊,有的人已經爬上了倒扣在海面上的船底。這海浪逐漸在加大力度,并由眾多的波浪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如同七級臺風卷起的海流一樣,一當漁船被漩渦卷進去,就休想活命了。

      

      林氏三兄弟見這平靜的大海突然掀起了大浪,心知不妙,林老二立即吩咐他的手下人發出求援的信號。并下令他的船員立即把船劃向南面的荒島,到那里去暫避。林氏三兄弟從小就跟著父親林愿與大海打交道,本來對大海的脾性,也有所了解。但在這樣好的天氣,沒有任何一點預感的情況下,平靜的大海卻巨浪滔天,他們卻從來沒有遇到過。那些漩渦并沒有去卷走小漁船,卻專門對準他三兄弟卷來。三兄弟立即劃船避開,但那漩渦如同與他們捉迷藏似的,就緊緊的追隨他們不放。三兄弟指揮手下人奮力拼搏,總算把那可怕的漩渦避開了,大家才得以喘口氣。可是,那被躲過的漩渦重新慢慢地娶攏來,又團團地圍住了他們的三艘大船。

      

      天上的太陽早已變得暗淡無光了,湛藍色的天空如同被人蒙上了一層灰色的厚紗布,海鷗驚叫著,在那灰色的天空與大海間沖刺,信天翁這時已不知逃到了哪里去了?這大海就只有漁民在與海浪搏斗。

      

      那些在浪尖上巔簸的漁船,漁民們搖晃著身子,跪在船艙里,向老天禱告,向觀世音菩薩祈求。但在這時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海浪越來越大,而那漩渦越裹越緊,林氏三兄弟的三條船要想沖出這猶如九級臺風卷起的漩渦是不可能的了,但,他們誰也沒有死心,幼年時代開始,就注定了他們要與大海拼搏,多少次遇險,最后還不是逢兇化吉。在這漩渦中,最可怕的是船與船之間相碰撞,如果是那樣就會船毀人亡。所以,林老二指揮兩個弟弟,把船向著各自的方向往外突,只有突出漩渦才有一條生路。雖然那些船員都很用力,但,三條船不僅沒有突破漩渦,而且還越來越靠近,只要船與船一接觸,可怕的事就會發生了。船員們的力氣是有限的,能堅持多久?最后還不是筋疲力盡,船毀人亡!就在最危險的時候,漩渦中的人終于聽到了一個聲音:“哥哥!我來救你們了,快把纜繩拋出來!”

      

      危難中的林氏三兄弟終于聽到了妹妹--林默的聲音--十幾年前,他們與父親在大海上遇難,正是妹妹的元神救了他們父子四人!如今妹妹的元神又來救他們兄弟了。

      

      其實,并不是林默的元神,而是她自己親自來救三位哥哥。她自己劃一艘小船在前,四大金剛與蘭蘭劃一艘稍大的船緊隨在后,到了出事海域,她吩咐四大金剛快去救助那些遇難漁民,她自己卻去救她的哥哥們。

      

      好不容易林默才抓住了三根纜繩,她套在自己的手上,便用力向外拉,企圖把三艘船拉出那漩渦。可就在她快把船拖出漩渦時,一股大浪打過來,卻把她自己壓在了海水中了,她一掙扎那纜繩便從她手上滑脫了,她自己幾經掙扎,好不容易沖出海面,然而卻有一種神秘的力把她往下拉拖,這股力如此之強大,她再也不能擺脫了,她只能順著這股力越來越快的朝下沉呀沉!而海水竟從她口里,鼻孔里鉆,她終于什么都不知道了!

      

      林默繼續朝海底下沉,逐漸頭向下,腳朝上,她那身帶有紋路的白色長裙子,隨著她下沉的速度的加快,裙口便向著上面敞開了,在那海水中如同一朵那山間的正在盛開的野百合花,那兩只白中帶紫的大腿就象那百合花的花柱,兩雙白而赤的腳如同那花柱上的花蕊。那盤著長發的頭不正是百合花的花蒂嘛!她越往下沉的快,那朵百合花就綻開的越大。她終于沉到了海底,頭卻接觸到一根鐵棒上了,好像那鐵棒是一根磁鐵棍,她就是一塊生鐵,就那樣緊緊地被吸住了。

      

    媽祖的傳說故事 媽祖之墓

      就在此時,那鐵棒上被綁縛的趙公明,卻從那繩索中解脫了出來。他雖然被綁在那鐵棒上,他的眼睛卻能穿透那海水,看到那海面上的一切:他見到林默為救他的三個哥哥,把那三根纜繩牽在自己手上,他非常著急,因為他知道東海龍王的小女兒為報殺夫之仇,不僅要害死她的三個哥哥,而且還要害死林默,當然,他為林默擔心,但他被綁在鐵柱上,雖然看得清,卻毫無辦法,所以,他非常的著急,便在那鐵柱上掙扎,他自己卻不知道,他一掙扎,便掀起更大的海浪,也就為他的心中的“情人”--龍女--林默增添了更大的危險。

      

      趙公明沖上鐵柱,一下子抱住林默,一邊大叫:“公主!”他竟忘記了,林默是凡人,在這深海里,怎么回答他,他得立即把她抱出海面才有可能救活她!林默在他的懷中如同他自己的身子一樣冰冷,而且軟綿綿的,他只得把她頭對著他的頭,身子貼著身子,減少阻力,迅速沖出海水。

      

      大海平靜得如同沒有發生過什么似的,太陽紅彤彤的還是那樣掛在天空中,把他那傾瀉不完的熱量撒到海面上。海鷗成群結隊的在海面上啄食那些根本不知道死活的魚蝦,信天翁如同迷失了方向,在那些海鷗中間亂竄,一邊發出聲聲悲凄的叫聲。

      

      趙公明一出海面,立即大叫:“公主!你醒醒!”可是林默早已魂歸普陀山了,怎么能夠叫得醒了呢?趙公明用嘴對準林默的鼻子,一點氣息都沒有了,他揪心地悲痛,林默的遺體便從他手中掉進了海水里……

      

      “趙公明!”

      

      他一聽是一直監視他的龍吉公主,他根本就不想理睬她。他重新抱起林默的遺體,飄走了。龍吉公主怕趙公明會抱著林默的遺體到東海龍宮去鬧事,所以,不得不跟著他,好阻止他干蠢事。

      

      “龍吉,你跟著我干啥?”

      

      “趙公明,你不能到東海龍宮去找龍王的麻煩!”

      

      “龍吉,你能救林默,為什么不救,為什么不阻止小龍女害死林默!”

      

      “趙公明,如果我救林默,那你就會永遠被綁在那鐵柱上,而且我還違背了天意!”

      

      “我情愿永遠被綁在那鐵柱上,也不希望林默這樣被小龍女給害死!”他說這話自然有因,因為,觀世音菩薩的龍女下凡,他便也偷偷地來到了人間,希望能與龍女結為夫妻,但因龍吉從中作梗,他不僅沒能與林默結為夫妻,反而被女媧娘娘綁在了東海底的一根鐵柱上,并派龍吉看守。當時女媧娘娘對著趙公明說:“你想從這鐵柱上解脫,除非這鐵柱開花,否則,你就永遠被綁在這暗無天日的海底”。

      

      “好個趙公明,你現在不是已經抱著你的情人了嗎,還不滿意?”

      

      趙公明不再理睬龍吉了,他抱著林默飄到了主航道邊的燈塔山下。這燈塔山其實是一個石頭小島,此島是由石頭構成,所以亂石穿空,海水拍巖,只有那聳立的陡巖石壁的裂縫中才偶爾長出三兩棵樹來。可主峰如同刀切過似的,山頂的流水,給這灰色的陡巖,劃下一條條明顯的線條。那峰頂真象一座燈塔,直指著藍天,每到夜晚從這里經過的船只,據說都能看到那塔尖上火光閃爍--這是一座神山。這主峰的兩側還有一些聳立的石柱,真是海上的奇觀,凡是經過這里的船只,都要減慢速度,白天,觀望這大自然的圣景,晚上觀望那天仙為人們點亮的天燈。

      

      趙公明一手抱著林默,一只手把他的九節神龍鞭向那陡巖一指,“轟隆”一聲巨響,那刀切的石巖上立即出現了一個圓洞。他把林默的遺體舉起來,對著她那冰涼的臉吻了一下,然后,把林默的遺體,腳朝里塞了進去。

      

      “趙公明,等等!”

      

      趙公明不知龍吉還想搞什么鬼,他停了下來。

      

      龍吉走上來把她胸前掛的瑤池美玉,取下來,套在了林默的脖子上。趙公明一直沒有注意林默的頸項,因為,他曾送她一柄金劍,然而,那小佩劍卻不在了!

      

      “趙公明,龍女雖然是你的情人,但她也是我的朋友啊!”龍吉趁機譏諷趙公明,但他卻不理睬她,由著她去說,他深情地看了一眼林默的面孔,毅然把她推進洞里,然后,從旁取下一塊石頭,塞進洞口,他用力一塞,碎石紛紛,接著用手一抹,那洞口封得與那陡壁沒有一點差別。最后,站起身來,用他那九節神龍鞭指向那巖壁上方,刻下四個大字:“媽祖之墓!”

      

      “趙公明,你為什么刻‘媽祖之墓’,不刻‘林默之墓’?”龍吉見趙公明沒有理睬她,她便譏刺道:“哦!原來你沒有母親,便把你的情人稱為‘媽祖’!”

      

      趙公明在那“媽祖之墓”的右邊用小字刻下“趙公明立”四字!龍吉看在眼里,又嘲笑道:“你為什么不刻上‘兒子趙公明立’呢!”趙公明聽了一股怒火沖了上來,但在這悲痛之時,他無法與她計較,即使把她揍一頓,也不能阻止她不再來挖苦他,他得趕快處理完林默的后事,離開這里,他又在“趙公明立”四字側刻下“大宋雍熙四年(丁亥)年九九重陽日”(即公元987年)。

      

      趙公明與龍吉雙雙離開了這燈塔山,從此過往的船只便能清楚地看到那陡巖上新出現的四個大字:“媽祖之墓”。

      

      林默被海浪吞沒了,蘭蘭立即吩咐四大金剛道:“你們快去救小姐!”

      

      千里眼見哪里還有林默,只見林氏三兄弟在那漩渦里拼搏,于是對正在救助那些漁民的順風耳三人說:“我們趕快去救公主!”

      

      四大金剛不得不舍棄那些漁民,劃船向那漩渦沖去,說來也奇怪,當他們四人沖到那漩渦邊緣時,海浪立即平靜了下來,天空中的烏云一掃而光。

      

      林氏三兄弟在船上一齊驚呼:“妹妹!……”

      

      平靜的大海上只留下了林默那底朝天的船,其他什么都沒有了,一切都消失了!

      

      “小姐,你在哪里?”蘭蘭呼喚著。那平靜的大海響起遙遠的回聲:“小姐,你在哪里?……!”

      

      大海平靜了,漁民們得救了;林氏三兄弟也得救了,可林默卻被大海吞沒了。

      

      林老二立即吩咐他的弟弟們與船員分頭去找尋,找不到活的,尸體也得找回來。

      

      千里眼和順風耳,能夠看得見其他人,聽得到其他人的聲音,唯獨對林默沒有一點作用,找尋林默,他們如同那些漁民一樣,只得漫無目標的去找尋。蘭蘭與四大金剛同乘一艘船向東找去。在這東方的主航道邊有一座叫燈塔山的島,四大金剛最清楚,在那里,曾是四大金剛經常出沒的地方,哪里有落腳的地方,哪里有藏身的巖洞,他們都了如指掌,如果一旦起了風浪,不論是船只,還是人,都有可能被卷到那里。

      

      這里剛剛起過風暴,所以,還沒有過往的船只,大海是如此的平靜,猶如熟睡的美人,敞開她那溫柔的胸懷,是那樣的優美壯觀。

      

      蘭蘭與四大金剛把船劃到了燈塔山陡峰的下面,那嘉佑站在船頭,一眼就望見了那石壁上的四個大字“媽祖之墓”,不解地說:“大哥,你們快看,那石壁上怎么會鉆出個‘媽祖之墓’呢?”他只能看見那大字,卻看不清小字。千里眼在掌舵,其他人都看不清那些小字,于是,順風耳走過來,說:“大哥,我來劃,你去看看那石巖上寫了什么鬼東西?”

      

      “二弟,不用看了,‘媽祖之墓’側邊刻的是‘趙公明立,大宋雍熙四年年九九重陽日’幾個字!”千里眼早看清了那上面的字。

      

      其他人聽了后,一下子都似乎明白了,但又不明白?那趙公明不是家家戶戶供奉的財神爺嗎?林默的情人是趙明嘛,中間可少一個字,而就在林默與趙明拜堂時就斷氣命絕了,趙明是不是就是趙公明的化身呢?千里眼把船劃到了石巖下,說:“大家下船罷,走近石壁再看看!”五人先后下船上岸,可這岸上只能容下他們五人,多一個人就沒有立腳之地了。大家抬望眼,那石巖沒有任何痕跡,就只有那巖的上方多了趙公明刻下的“媽祖之墓”,而且那落款就是大家生活的今天:“雍熙四年(丁亥)年九九重陽日”。他們五人無法明白的是,為什么趙公明要把林默尊稱為‘媽祖’?

      

      蘭蘭是第一次來到這里,于是說:“我們既然來了,財神爺趙公明尊敬的人,也值得我們尊敬,我們也拜拜‘媽祖’,希望她保佑我們早點找到小姐!”

      

      四大金剛覺得她說得有理,四大金剛早已分站在蘭蘭兩邊,一同向媽祖低頭默哀!

      

      微風一過,大海如同哭泣似的掀起了波浪,輕輕地拍打著石岸,飛起的幾滴浪花如同悲傷的人兒迸出的淚水。浪花就在蘭蘭與四大金剛的腳下,永遠的呻吟,淚水慢慢地腐蝕著石岸,可蘭蘭與四大金剛無論風和日麗,還是十二級臺風,他們都絲毫不動,永遠的就在“媽祖”的墓前默哀!

      

      不知又過了多少天,林氏三兄弟在其他方位的海域都搜尋遍了,就是不見妹妹的影子,更奇怪的是四大金剛也不見了,他們懷疑:是不是妹妹失蹤了,這四大金剛又去重操舊業了呢?是那樣,蘭蘭一個女孩子還有不被挾持的?于是,他們便沿著四大金剛所走的路線開始搜尋。這里的海域,林氏三兄弟也是很熟悉的,那燈塔山就是海盜經常作為中轉站的地方,那里首先得去看看。

      

      林老二的船在最前面,一眼就看見了蘭蘭與四大金剛就站在那石巖之下,一動也不動的。石岸之下卻不見了船只,于是林老二令他的人,吹號聯絡。走在最后的林老四,卻望見那石壁上端的四個大字:“媽祖之墓”,他很奇怪:那石壁本來就是非常光滑的,誰能在那上面刻下那幾個字,除非是神仙!這時林老二也看見了那石壁上的四個大字“媽祖之墓”。林老二專注的是蘭蘭與四大金剛,所以根本就沒有朝石岸上望。

      

      三艘船先后靠近到石巖下,林老二在船上認真一看,那哪里是人,卻原來是五尊石頭呀!可是,他清楚地知道,在這石巖下,根本就沒有這五尊石頭的,它們是從那里飛來的?他對林老三說:“我在船上明明看到蘭蘭與四大金剛站在這里,怎么走攏后卻是五尊石頭呢?”

      

      “二哥,你是不是看花了眼?”

      

      “你問問他們!”

      

      那幾個船工都異口同聲說,他們都看到了蘭蘭與四大金剛。

      

      林老三與林老四再認真地把那五尊石頭看了看,才說:“那中間一尊,真有點象女像,那兩邊卻是四尊男像!”

      

      “這就對了,莫非他們五人在這里思念妹妹,竟變成了五尊石頭?”

      

      “大哥,你沒有看到,這石岸上端剛剛刻下的四個大字‘媽祖之墓’嗎?這‘媽祖’又是誰呢?”

      

      林氏兄弟沒有上岸,因為岸上沒有立足之地,他們只能站在船上交談,但在石壁下,抬起頭卻看不清那石壁上端的四個大字,他們不得不把船退到航道上,然后才在那黃昏的暮色中把那“媽祖之墓”四個大字看得清清楚楚的。大家都在思考:這“媽祖”究竟是誰呢?

      

      “三弟、四弟,我們的妹妹本來就不是凡人,她是仙女下凡來救苦救難,而那千里眼與順風耳也不是凡人,他們可能也是神仙下凡來協助妹妹的!”林老二說得很肯定,他又推測道:“肯定是四大金剛與蘭蘭找到了妹妹的遺體,他們把妹妹埋在了這石岸上,然后在這石岸下站化了,去追隨妹妹去了!”

      

      兩兄弟聽了二哥的話,也覺得有道理,林老四說:“我想那‘媽祖之墓’的旁邊一定還有字,只是我們肉胎凡胎看不見!”

      

      “如果想看清是否有字,在這暮色中豈非易事!”

      

      “不管怎樣,那‘媽祖之墓’四個大字,上個月也沒有,我們三兄弟從福州回來,就沒有看見。在這東海一帶除了我們的妹妹配稱‘媽祖’外,誰能稱為‘媽祖’呢?”

      

      “二哥,那好,我們先在這船上祭拜,然后,回去準備香燭,再來祭奠!”

      

      林氏三兄弟帶領著他們各自的船員,跪在船上,對“媽祖之墓”磕了三個頭。

      

      “等等,我也要祭祭林小姐!”

      

      大家抬頭一看,原來是趙全劃船飛速而來。按照當時的風俗,任何要來祭拜死者的人,不論是好友,還是仇人,死者的家屬都得熱情的接待。趙全追求林默,不過是單相思,林氏三兄弟心里自然明白,但如今,人已經死了,他還來祭奠,當然要感謝。林氏三兄弟不得不再陪趙全磕頭,祭拜后,站起身,重新瞻仰那燈塔山時,那山尖卻閃著光芒。太陽剛剛西沉,月亮還沒有升起,天空中也沒有星星,就是漁火也沒有這么早的。

      

      湄洲漁港,曾經被林默救過的那對童男童女跪在海邊的榕樹腳下,向大海祈禱:“保佑救命恩人平安!”林平在一旁勸他倆該回家吃飯了,但他倆一定要堅持到林默回來。

      

      林氏三兄弟的船隊在傍晚時才返回湄洲,林平看見了,“快快,我二爸他們回來了,我姑姑也回來了!”

      

      林夫人從兒子口中得知女兒已經遇難后,一下子就昏厥了過去,三個媳婦手忙腳亂好一陣才把她從死亡的邊緣救轉來,她醒來的第一句話,還是:“乖女兒,你在哪里?”

      

      三個兒子一齊守在母親的病床邊,一步也沒有離開。

      

      又一天,林夫人從昏迷中醒過來,含糊地對老二說:“去把孫兒孫女們叫來!”

      

      老三、老四的孩子都在病房外,唯獨老大的遺腹子林平還在趙家,林老二立即吩咐小廝快去把林平母子接來。

      

      林夫人再次昏迷了,媳婦們也沒有啥辦法,林老二只得派人快去叫醫生進來,中醫先生逮住林夫人的手,把了陣脈對林氏兄弟說:“老夫人要仙歸了,你們去準備后事吧!”

      

      老四的媳婦心腸最軟,聽了后,首先,哭了,這樣便感染了老三媳婦,老二媳婦玉春心腸最硬,但人已將死,不能不打動她。這樣,林夫人還沒有死,但悲哭聲卻從病房里傳了出來。

      

      當媳婦們把孫兒孫女一齊帶進來時,林老二對著母親的耳朵大聲說:“媽!孫兒林平、林民,孫女林佳都在您面前!”

      

      林平與林佳眼睛上都掛著淚花,唯有林民尚小,只知道婆婆病了而已。

      

      可能是條件反射,或者是回光返照,林夫人再次從昏迷中回轉過來,慢慢地睜開了眼,嘴唇微微地動了動。林老二立即趁機對著母親耳朵又大聲說:“媽,孫兒林平、林民;孫女林佳都在這里,向您問安!”母親聽后,微微抬抬手,老大明白:母親想摸摸林平。于是老大把林平從地下拉起來,并把母親的手放在了林平的頭上。林平見婆婆已經不能說話了,不由自主地眼淚又從眼簾里滾了出來,撲在祖母身上,大哭起來。

      

      林老二看見母親的嘴唇又在動,立即把自己的耳朵接近母親的嘴唇,這樣才斷斷續續地聽到了母親說得含糊不清的話,但他作為兒子他是很容易明白母親的話中意思的:“老二,你沒有孩子,就把你大哥的兒子過繼過來,這樣也對得起你九泉之下的大哥,也不枉你妹妹一片養育之情。”老二聽后,抬起頭來,又對著母親的耳朵大聲道:“媽,我一定照你老人家的意思辦!”林夫人聽后,臉上露出了一絲微微的笑意,那只手便慢慢地從林平的頭上滑了下來,嘴唇、眼睛也慢慢地合上了。林老二用手一試母親的鼻孔,再也沒有氣息了,他不由得驚呼道:“媽!媽!”那眼淚便如線似的流淌了出來。

      

      兒子與媳婦們一齊呼叫著:“媽!媽!”

      

      孫兒、孫女見父母一邊呼,一邊哭,也不由得與大人一起哭泣起來。

      

      林夫人由于過分思念女兒,自己也去追隨女兒了。

    Tags: 媽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暫無

    昵稱: 驗證碼:

    熱門故事
    午夜影院7cdy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