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jtkdb"><legend id="jtkdb"></legend></acronym><var id="jtkdb"><rt id="jtkdb"></rt></var>
  2. <dd id="jtkdb"></dd>

  3. <code id="jtkdb"><rt id="jtkdb"><big id="jtkdb"></big></rt></code>
    [歷史故事] [手機訪問]
    歷史故事網-我們一直都在這里!
    當前位置: 首頁 > 民間故事 > 

    媽祖的故事:四大金剛

    時間:2018-04-29來源:歷史故事網 作者:

      北宋朝廷派重兵終于掃蕩了沿海一帶的海盜,使大海暫時平靜了下來,所以,欽差也才敢走海路。因為朝廷規定了時日,這宦官就沒有親自到莆田去看他的干兒子。但守備一聽說干老子已經到了湄洲,立即駕船順流而下,就在龍船上,這對干父子相見,真是喜出望外,但這宦官卻不想多耽擱,他不想再找些麻煩事,所以在船上與干兒子交談了一個時辰,宴后便返航了。

      

      還在武夷山中,等待龍女公主招安的千里眼,踩“盤子”的探子向他報告說皇帝已經封林府的林小姐為“湄洲神女”了。自從5年前,林默殺了他的守寨虎,后來他又在仙子潭的仙字巖看到了剛刻上的“林默”二字,他便預料到,龍女公主可能已經出現了,她就是林默。他雖然是千里眼,但唯獨這殺他的守寨虎的人一點都看不到。當他與順風耳一起搶了漁村,回到山寨,便派出多人外出打探那殺虎人,可三年來什么都沒有打探到。后來探子才探聽到,有一個名叫林默的小姐,孤身殺敗了順風耳,救了琉球國的商船,他那時已經斷定那林默一定是龍女轉世的,但他一個男子漢,出道數千年,怎么能成為一個女人的跟班?從他心里就不服,但這卻又是天意,他又不敢違背,他只能暗自怨恨老天也有眼無珠。幾年來,他一直在觀望,他不能象順風耳那樣主動地投在林默的門下,除非林默親自來請他,他還可以考慮考慮。他聽了探子的報告,便決定:下海去襲擊欽差大人!也讓林默看我千里眼決不是一般凡人。因為,千里眼手下還有兩個異人,一個叫嘉應,面黑露齒,樣子兇惡,身披盔甲,手持大板斧,名加惡。另一個叫嘉善,又稱嘉佑。這兩兄弟本是武夷山中的富戶后裔,由于父母相繼去世后,族長便勾結官府霸占了他倆兄弟的財產不說,還以勾結土匪為名,把他倆兄弟關進了大牢。當時看守他倆兄弟的牢子,覺得他倆兄弟太冤枉了,便私自把他倆兄弟放了。這兩兄弟便持刀去殺了狗官,再返回家鄉殺了族長,并放火燒了族長的房子,然后,帶上細軟,便離開了家鄉,逃進了武夷山中為寇,開始了綠林生涯。千里眼從大海來到這山中立寨,由于這兩兄弟被官府清剿,千里眼救了他們,于是,他倆兄弟便與千里結拜為兄弟。從此,千里眼便開始橫行武夷山數千里,一邊打獵,一邊開始了黑吃黑的勾當。官府不僅派出重兵,而且還請了劍仙俠客,根本就抓不住千里眼。所以,當年在武夷山做官的人,時時都膽顫心驚的過著日子,再也沒有搜刮老百姓的心思了,白花花的銀子算什么?還是早點離開這鬼地方為上策。

      

      千里眼帶著嘉應、嘉佑兩兄弟和幾個隨從,駕船在大海上準備攔劫欽差的龍船。按當時的律令,搶奪欽差就是死罪。

      

      欽差的龍船上有數十名大內侍衛保駕,水手撐起風帆,此時已經由來時的北風轉為南風了,真是一帆風順、乘風破浪。這時領航員發現在船的前方有一艘船擋住了龍船的航道,這一情況立即報告給了欽差,欽差問有幾艘船,船上有多少人。領航員一一做了報告,欽差才放下心來,命令隨從們馬上做好準備。其實,這欽差大人小看了千里眼與嘉應兩兄弟,據《敕封天后志》上記載:時有嘉應、嘉佑,或于荒丘中攝魂迷魄,或于巨浪中沉舟破艇。從中可以看到,嘉應兩兄弟不同凡響的本領,千里眼那就更厲害了,欽差大人的行蹤無論如何也逃不過他的那雙眼睛的。龍船再堅硬,一樣會被嘉應那大板斧砍開的,更何況嘉佑還有那攝魂迷魄之大法。

      

      兩艘船漸漸接近了,龍船不得不減速,領航員不得不用鐵做的喇叭大叫道:“你們找死,還不讓開!”但不管你怎樣喊叫,那小船就是不讓開,而且那船頭端竟對準著龍船。那掌舵的水手并沒有在這一帶航行過,因此,并不了解這里的情況,他想:既然小船不讓開,就撞翻它!這領航員一貫是為官船領航的,這還是第一次為欽差大人領航,他覺得沒有必要找事,更何況他還聽同伴說過:海盜有一種小船以為誘餌,專門等待大船去撞,殊不知那小船的船頭真是用生鐵澆鑄的,大船不僅撞不破它,反而會被撞一條大洞。正當龍船就將撞上小船時,他不得不從舵手手中奪過方向盤,猛力地向左一拐,再回轉方向,小船便從龍船右側擦了過去,只聽得“哐當”一聲,船身巨大地震動了一下才平靜了下來。

      

      正在船艙玩紙牌的宦官身子一擺,那拿牌的手一顫抖,牌便從手中掉到了船板上,他一下子站起來,大喝道:“快看看怎么回事?”

      

      龍船本來是很堅固的,不僅沒有被撞壞,卻把海盜的小船給擦破了,因為海盜船船頭是生鐵,中間部分就不那么堅固了,怎么經得起龍船的那一靠呢?海水涌進了海盜的船。千里眼沒有想到,這龍船如此的難對付,他順手拋出帶著鐵鉤的纜繩,鐵鉤掛住了龍船的甲板,嘉佑左手抓繩,右手持長矛,順著繩子就往龍船上爬。

      

      那在甲板上巡視的大內侍衛剛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時,嘉佑就快要爬上來了,他才撥出腰間的配劍,馬上去砍那纜繩,那寒光閃閃的劍,卻被嘉佑的長矛一下子撥開了。嘉佑一縱,左手就抓住了甲板上的護攔,一個鷂子翻身,就落在了甲板上。那侍衛刻不容緩揮劍來刺。

      

      這時從船艙中又趕出來許多侍衛把嘉佑團團圍住。可是緊跟著嘉應、千里眼相繼爬了上來。

      

      在大海上巡邏和保護欽差的水軍,因為離得太遠,根本就不知道龍船上發生的事。

      

      幸好,千里眼不是為了要殺人搶劫龍船,只是想給林默做個樣子看看而已。那些大內侍衛武功不凡,但卻不是千里眼三雄的對手,他們手中的佩劍紛紛被削掉,赤手空拳,當然是自己送死。

      

      千里眼的隨從們,便留在小船上準備把船修好,可那船體破損得如此厲害,怎么修得好?而且海水不斷地涌入,要不了多久不僅修不好,還要沉入海中。

      

      龍船上侍衛紛紛戰敗,那些從艙里出來的侍衛又來接戰。宦官也出來觀戰,見這三個海盜如此兇狠,心中不由得害怕起來,料到老命會丟在這大海上呀!這欽差處境已是相當危險了。

      

      在龍船的后面有一艘小船象箭一樣似的射來,這船上不是別人正是林默主仆二人。當欽差離開湄洲時,順風耳已經聽到了千里眼將要在大海挾持龍船的談話,所以,林默便駕船尾隨著龍船護駕。由于距離較遠,龍船被截住,在海上是很判斷的。林默把船靠近了龍船的左側,就著海盜掛在龍船上的纜繩與蘭蘭先后飛上了龍船的甲板。

      

      千里眼很快就要把那些養尊處優的大內侍衛們解決了,眨眼間卻跳出來兩位女將,意識到對手終于來了,心里一怔后,手一揮金杈,大叫道,“兄弟們,小心!”便拋出那金杈去敵住那一道飛來的金光。

      

      蘭蘭本來應該有她自己的武器的--那把采藥的小鋤,她卻認為不雅觀,那寶貝便被她丟棄了,現在她手中什么都沒有,幸得那甲板上,四處都是侍衛們丟下的寶劍,她便順手撈起一把,來協助小姐。其實,剩下的那幾個侍衛,也不是嘉應兩兄弟的對手,現在加入了蘭蘭,倒救了他們的駕。可惜蘭蘭與林默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劍術,蘭蘭不過象鄉村里不和的夫妻間的廝打,一個比一個還兇狠,非打倒對方不可。蘭蘭的潑辣勁并不比村中的婦女遜色,她手亂舞著劍,沒有任何章法,這對訓練有素的嘉應兄弟真有點難著摸。因為那劍一亂就使得嘉應兄弟眼花繚亂,自己反而亂了陣腳。可那些侍衛卻重振精神殺來。這兩兄弟本來是可以使用攝魂大法的,但被蘭蘭的亂劍殺來,哪里還能分心呢?

      

      千里眼,這回才真正知道這龍女的厲害,如果不是他從先天帶來的這把金杈,早就會象守寨虎那樣,身首異處了。他見要想取得勝利,戰敗龍女是不可能的,又見嘉應兄弟對付一個丫環也不容易,于是大叫道:“兄弟們,快撤!”

      

      嘉應兄弟一聽大哥叫撤,嘉應便虛晃了三板斧,跳進了林默的小船中。這小船被林默主仆丟下,立即被千里眼的隨從占據了。緊接著,嘉佑用長矛攔住蘭蘭的長劍也跳進了小船。這時船上就只乘下了千里眼力戰林默。嘉應在小船上立即放出暗器,打掉了蘭蘭手中的長劍。嘉佑大叫:“大哥快下船來!”然后運用迷魂大法,使那些侍衛們手中的長劍紛紛落地,最后變成了象喝醉酒的酒鬼似的,根本就無法阻擋千里眼了。千里眼邊戰邊退向船甲板邊,然后,也跳了下去,手一招,那金杈便回到了他手中,隨從們便合力劃動小船。小船如同脫韁的馬,向那橫刺里奔騰起來。

      

      龍船水手立即撐起帆,加足馬力,企圖撞翻小船,可等大船啟航時,小船已經逃出了相當一段距離了,而且海盜是熟悉這一帶水域的,大船豈敢去追,去自撞那水底暗礁?林默站在那船頭,就眼睜睜地看著千里駕著她的小船逃跑了。

      

      “小姐,你看水軍也過來了!”

      

      林默救了欽差的命后,回到了湄洲,由順風耳接著她主仆二人。順風耳告訴林默道:“公主!我那大哥又跑回了山中!”

      

      “他為什么不來歸順?”

      

      “公主,我那大哥性格有點憨直,他不會輕易曲就的!”

      

      “我看那千里眼,絕不是你這‘順風耳’象河邊的柳‘順風倒’!”蘭蘭諷刺道。

      

      順風耳也不示弱:“也不像蝦精跟在別人屁股后面討生活!”

      

      蘭蘭從見到順風耳的第一眼,罵她是蝦精,她就不由得怒火頓起,現在這順風耳又罵她是蝦精,她當然不饒他。小時候她在海邊是有點喜歡抓小蝦子玩,但她一見到煮熟的那些大對蝦,見別人吃得津津有味,她卻要嘔吐。蘭蘭的腳手確實很靈巧、敏捷,怕是與蝦子有很大的關系,她抬起腳就踢向順風耳,可那順風耳早有準備,手一撈就逮住了她的腳,幸好順風耳并沒有拖她,她才沒有倒地,這下可把她更得罪了,臉一紅,雙手便來了個左右開弓。這順風耳身材本來不高,朝地下一蹲,蘭蘭那雙手僅僅掃到了他一些頭發。

      

      林默站起來吼道:“蘭蘭,你倆還不住手!”

      

      蘭蘭氣得臉都發紫了,可那順風耳卻沒有什么似的。

      

      “順風耳!你既然跟隨了我,這名字怪難聽的!”林默是有心說的。

      

      順風耳撲嗵一下跪下來,“請公主賜名!”

      

      蘭蘭怒視著順風耳。

      

      “那就稱呼‘柳將軍’罷!”林默倒是很認真的,加之順風耳真有點象河邊柳。

      

      順風耳磕了一個響頭:“謝謝!公主!”然后又磕了兩個頭才爬起來。

      

      蘭蘭對小姐封他什么“柳將軍”她并不再意,她所想的是怎樣來懲罰他。

      

      “柳將軍!”

      

      “公主,小的在!”順風耳上前一步跪下了一只腿。

      

      “柳將軍,站起來說話!”等順風耳重新站好后,林默接著說:“柳將軍,我想問問你與你大哥千里眼的根源!”

      

      “公主,我與大哥在商朝末年,誤投了聞仲的軍隊,助紂為孽,與姜子牙的周軍作對,后來被姜子牙的打神鞭打死,就那樣,我們孤魂不散,四處飄蕩,再后來,被閻王爺的無常抓住帶回了地獄,閻羅王便強迫我們倆兄弟轉世投胎。可閻羅王卻把我們兩兄弟投到了兩戶極貧窮的漁民家里,從小就沒吃、沒喝、沒穿的,稍微大一點就得跟隨父親下海捕魚,最使我們痛恨的卻是很難捕到的一點魚,還被漁霸霸占去了。我們兄弟倆實在不能忍受了,便與大哥商量,趁一個深夜,漁霸鉆進了一個剛剛新婚的漁民家里,我們就守在那門口,等待他出來時好收拾他。但我們剛剛藏好,那門又開了。我以為是漁霸出來了,當時沒有月亮,什么都看不清,我便上前一戟捅了過去,那人便應戟倒了過來,倒在我身上,他卻不是漁霸,而是新郎倌,我一下子就慌了,我對大哥說:‘大哥,漁霸還在里面!’大哥沖進去后,漁霸正在剝光新娘子的衣服。大哥上前一杈從漁霸的背后穿進去,把杈拉出來,漁霸與新娘子兩人都倒在了血泊中了!我們本來只殺漁霸卻沒有想到誤殺了好人,只得在海邊解了一條船,連夜逃進了大海!”

      

      “從此,你們一定是干著殺人越貨的勾當!”蘭蘭雖然被順風耳的故事聽得入迷,但也不忘譏諷他。

      

      “我們兩兄弟不知在這大海里漂泊了多少年,我們專門搶那些搜刮民脂民膏的‘官船’和那些為富不仁的奸商的船。對那些貧苦漁民的船,我們從來就沒有碰過!”順風耳說得毫無遜色似的。

      

      “裝啥好人,漁船哪里有油水!”林默把蘭蘭瞪了一眼,她便不再打岔了。

      

      “我們倆兄弟不僅把得來的錢財散給了漁民,而且還時時在風暴中救助過他們!”

      

      “這真是做海盜中的好人!既干壞事,又做好事!”蘭蘭總忍不住要譏刺順風耳。

      

      “后來,我們倆兄弟終于得到了觀世音菩薩的點化,專門等待公主來招安!”順風耳說完后,把蘭蘭狠狠地盯了一眼。

      

      “柳將軍,只有辛苦你了,你親自去山中找到千里眼,勸他來歸服!”林默對站在一旁的順風耳吩咐道。

      

    媽祖的故事:四大金剛

      千里眼從海上逃回山寨后,才真正知道這林默的厲害,不僅沒有給林默做個樣子看看,反而被林默殺得大敗而歸,這已是很晦氣的事了。他回到山中后,一直悶悶不樂,他的兩個結拜兄弟來問候他,他才把埋藏在心中多年的隱秘講出來,并說,他的兄弟,已經投靠了林默的順風耳,不久就要來勸說他歸順林默。

      

      “大哥,一個堂堂男子漢,怎么能去給一個女人做跟班呢?”嘉應勸說道。

      

      “對!大哥,你絕不能去。”嘉佑應和道。

      

      “你們兩兄弟去準備一下,好迎接我那親兄弟的到來,見面再作商量!”千里眼吩咐道。

      

      順風耳要找到千里眼如同千里眼要找順風耳那么容易,不論他躲在哪里,他都可以循聲而去。他的目標雖然明確,但這武夷山連綿數千里,也不是瞬息即到的事。他在這山中花了5天時間,才來到了大哥的山寨,這艱難的爬涉,他才體會到,做一個綠林豪杰,比做一個海盜辛苦得多!

      

      千里眼在寨子前大放起鞭炮迎接他的親兄弟順風耳的到來。嘍羅們排成兩行,千里眼帶嘉應、嘉佑迎上來。

      

      那些嘍羅們鼓起掌來,兩兄弟不知有多少年沒有再見面了,今日團聚,緊緊地摟抱在一起,感動得都流出了熱淚。好一陣兩兄弟才分開,相互注視著。“兄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新結拜的兄弟嘉應、嘉佑!”

      

      順風耳抓住嘉應倆兄弟的手。嘉應倆兄弟齊聲叫道:“二哥,我們早聽大哥說起你了!”

      

      一個嘍羅端上已經湛好的四杯酒,千里眼端起一杯遞給弟弟,說:“來,我們四兄弟飲了這杯見面酒!”當四人都端起杯子,碰在一起,然后,一飲而盡,再把那杯子倒轉來。

      

      這山寨雖然是大白天,由于有一半在山洞里面,所以不得不點上松明或動物的油脂。這對于長年在大海中的順風耳,卻有一股難聞的氣味。千里眼見他的兄弟不適應這環境,便命令嘍羅把宴席搬到外面來。這綠林中的宴席,其實也不過是大碗的喝酒,大塊的吃肉,要講什么味道,那是達官貴人們的宴席的事了。順風耳本不勝酒量,三碗酒下肚,便醉醺醺的了。當他從睡夢中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一個小嘍羅來侍候他穿洗完畢,千里眼與嘉應、嘉佑早等待他進早餐了。

      

      這深山中自與大海中的海島不同,在這里可以聽到各種各樣的鳥兒的歌唱,絕不象大海中那樣單調,整天就與那叫聲并不美的海鷗打交道。也難怪千里眼在這大山中混一碗自由自在的飯吃,而游戲人生,而不愿再回到爾虞我詐的人世間。林中有鳥鳴,山澗有輕輕的溪水聲,一年四季這山中有開不敗的鮮花,這真是神仙過的日子!這山寨的前面便是萬丈深淵,云霧繚繞,把一條如練似的漳水遮掩了起來。這山寨的后山有一條出入的羊腸小道,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早飯后,順風耳他要與大哥談談,千里眼知道他的弟弟要與他談什么。當嘍羅們出去后,順風耳才對大哥說:“那年我約大哥一起去做那漁霸,由于當晚風很大,船在我們約定的時間先到達了,這樣我與大哥相見就失之交臂,這幾年我一直為此事心里不安!總想找個機會給大哥解釋一下。”

      

      “弟弟,這件小事,大哥早把它忘記了!”

      

      “那漁霸太可惡了,把他的女兒送給了莆田縣縣令那狗官做了小妾,從此,就在鄉里橫行霸道,我早想鏟除他了。有一天,逃來一個漁民,請求我為他伸冤,這漁民就一個女兒,父女倆相依為命,就因為交不起漁霸的租稅,漁霸便搶了他的女兒。”順風耳呷了口山茶接著說:“聽說那漁霸請了一個異人專門為他訓練了一批家丁,我害怕一時難以取勝,所以約了大哥來兩面夾攻,沒想到,那漁霸卻不堪一擊。”

      

      “兄弟,你不必再繞彎子,你說說你來的目的吧!”

      

      “大哥還是那樣性急,我也就直說了,多年前,我們倆兄弟受觀世音菩薩的點化,讓我們等待龍女公主來招安,所以,我已經歸于龍女的門下了,被封為‘柳將軍’!”順風耳真有點沾沾自喜,看了一眼大哥,還是那樣嚴肅,接著說:“我想,大哥,現在也是你歸公主的時候了,所以受龍女的指派來勸說大哥!”

      

      沒等順風耳說完,千里眼打斷他的話說:“兄弟,一個堂堂男子漢,怎么能去做一個女人的跟班!”

      

      千里眼正說間,那晴朗的天空,突然升起一團烏云,晴天一聲霹靂,撕勒著這本來平靜的原始森林。這聲霹靂,嚇得那些大小嘍羅統統的跑了出來,不知發生了啥子事?那嘉應、嘉佑兄弟也覺得這太蹊蹺了。他們站在這山寨門口,頭上卻是明凈的天空,腳下卻是望不到底的深淵,老天為什么會打雷?

      

      這聲霹靂,最震驚的卻是千里眼,他當然心里明白,這是老天不能容忍他,給他的警告。順風耳見大哥臉色突變,于是,安慰道:“天命難違啊!我們自由自在了這么多年,何該受一個女人來管束!”

      

      “兄弟,此事我再考慮考慮,我還得去與嘉應、嘉佑倆兄弟商量!”

      

      嘉應倆兄弟因為并沒有得到觀世音菩薩的點化,自然是不愿意去投奔林默的,他倆雖然知道林默是位奇女子,但她畢竟是女人,而又得到了朝廷的封贈,這就更使他們不樂意,因為他們兩兄弟歷來就是在與朝廷作對,一下子怎么去做朝廷的鷹犬?

      

      千里眼也不能強迫嘉應兄弟倆,只能由著他們自己去選擇自己的生活的道路。這樣只得愿意留下的嘍羅繼續跟著嘉應兄弟,愿意回家的便發給路費和財物,讓他們去過安居樂業日子。千里眼對山寨做了安排,又在這他苦心經營多年的山寨上,盤桓了幾天,最后才與嘉應兄弟揮淚而別,去走他的新的生活道路。

      

      自從千里眼離開山寨后,不僅是失去了主心骨,而是真正失去了“千里眼”,沒有這“千里眼”,不僅去搶劫那些富戶困難重重,而且還擔心著什么時候遭到官兵的清剿。嘉應兄弟的生存環境越來越惡化了。

      

      一天,清剿的官軍把山寨團團地圍住了,再沒有撤退的路了。官軍的目的就是要把嘉應兄弟渴死、餓死在這山洞里。這山寨最缺乏的就是飲水,山洞里本來有一股清泉,卻無法滿足這如此眾多的人的飲用,每天都得派出許多人下山去取水,但官兵封鎖了小道,水是取不成了。沒有水解渴,比沒有飯吃更難熬,在百般無賴的情況下,嘉應兄弟決定放棄山寨突圍。嘉應揮舞板斧在前面開道,嘉佑持長矛在后斷路,這樣才沖出去一小股人,大多數綠林豪杰全部被官軍活捉。一把火點燃了山寨,頃刻間大火就把千里眼經營不知有多少年的老巢燒成了焦土。可那大火又點著了周圍的原始森林,這火跟隨著撤退的軍隊,很快就蔓延了數百里。這場大火不僅燒死了不少來不及逃跑的野獸,而且還殃及到山中的獵戶。幸得老天爺發了慈悲心,降下暴雨才把這場大火淋滅。

      

      嘉應兄弟沒有了立足之地,只得逃到大海邊上的一個小漁村,搶得一艘漁船逃進了大海中的一座荒島上。嘉應兄弟雖然是綠林好漢,但他倆也跟著千里眼時常進入大海做過“生意”,所以對大海并不陌生。逃進大海,真是海闊天空,官軍再也沒有辦法制服他們了。

      

      嘉應帶的這伙人為了生存就不得不進行搶劫,這就再次成為大海上新的海盜,使得漁民們又不得不提心掉膽的過起了日子。

      

      林默得到了千里眼和順風耳真是如虎添翼,但千里眼卻拒絕觀看嘉應兄弟的情況,因為他們畢竟兄弟一場,這樣,林默也不好得強求他所難。順風耳與嘉應兄弟卻沒有什么瓜葛,但他聽到的情況畢竟有限,往往是事后“諸葛亮”,還不能真正掌握嘉應兄弟的活動規律,一舉把他倆擒拿歸案。嘉應兄弟很快崛起于東海,過去順風耳已經解散的海盜又重新聚集在嘉應兄弟周圍了。嘉應兄弟出于對官府的無比仇恨,所以,在對待被搶動的對象也就無比的兇殘,因此,煞時間漁民再不敢單獨出海捕魚了。過往的商船也時有被劫的。可那些守備部隊說要搜刮漁民倒還行,但對海盜卻聞風喪膽。

      

      林氏三兄弟,因為嘉應、嘉佑橫行于公海航道,要想外出經商,風險太大,過去,順風耳橫行東海時,玉春不得不給交納保護費,才得以安全。可如今,即使有錢給嘉應交納保護費,他也不要,因為兄弟倆本來就痛恨那些有錢有勢的人,無賴,三兄弟只得來找妹妹商量。

      

      其實林默早就想消滅嘉應兄弟,在三位哥哥的敦促下,更下定了決心。雖然千里眼不參與此事,但有順風耳作為助手,不怕找不到嘉應兄弟的蹤跡。

      

      林默帶著蘭蘭與順風耳,劃一艘小船,漫游在大海上,探聽嘉應兄弟的蹤跡。正如《敕封天后志》上記載的:適客舟至中流,舟翻將沉,后(林默)見之,立化一貨舟拍浮而游。嘉佑即舍客舟,乘潮而前,后(林默)以咒之,擊剌落荒,遂懼而伏。

      

      順風耳突然聽到東方有呼救聲,于是告訴林默:“公主,嘉應兄弟可能在東方正在作案!”

      

      林默立即駕船向東方急駛,以免嘉應他們逃脫。

      

      嘉應、嘉佑兩人各劃著一艘小船,一前一后,正在追趕一艘開往湄洲的客船,這艘船很大,而且水軍就在后面遠遠的跟隨著,保護過往的船只,可嘉應兄弟根本就沒有把水軍放在眼里,竟敢來攔劫這艘客船。嘉佑便橫著船攔在主航道上,客船雖然大,但卻不敢輕易地去撞小船,不得不減慢速度,喊話讓小船讓道,然而小船就是不讓道,船上的旅客,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們遇到了海盜,所以船上立即一片驚慌。

      

      林默看見后,立即吩咐順風耳先躲進艙里,船甲板上就她與蘭蘭兩人,把船劃向嘉佑的船。

      

      嘉佑抬頭一望,見那小船上站著兩位美人,真是自己送了上來,于是放棄客船,便向林默的小船撞來。嘉應畢竟是老大,深謀遠慮,往往是弟弟做事,他在一旁觀望,作為策應。嘉佑本想一下子把兩位美人兒的小船撞沉,等兩位美人兒落水后再把她們抓起來,可沒有到,他那鐵鑄的船頭如同撞在了礁石上,由于用力過猛,整個船體一下子就散了架。他自己反而落了水,可他把長矛搭上林默的船甲板,順勢一拉,他便躍進了林默的船中。

      

      林默沒想到這嘉佑如此的厲害,她手急眼快,飛起“無影金劍”,嘉佑立刻就要被身首分離。說時遲,那時快,順風耳從船艙里掣出他的方天畫戟竟攔住了林默的“無影神劍”。

      

      嘉佑僥幸腦袋沒有落地,但那飛劍與畫戟就在他的頭上絞纏在一起,他伏在船板上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公主,嘉佑是大哥的結拜兄弟,就饒他一命吧!”順風耳立即走出船艙來為嘉佑求情。

      

      “這種海盜,殺人沉船,糟蹋了多少良家婦女,還能饒他的狗命!”蘭蘭上前就把嘉佑的長矛踢開了。

      

      嘉佑是親眼看到過林默的厲害的,就連千里眼那么了不起的人都依附了她,他又一想:我不投靠她,小命難保!于是,他匍匐在船板上向林默求饒:“女菩薩請饒命,小的愿意歸順菩薩!”

      

      “是真心還是假意?”

      

      “女菩薩,我嘉佑是真心歸順!”他就著船板,挪過腿,跪下求饒。

      

      順風耳趁機也為喜佑求情道:“公主,就饒了嘉佑吧!”

      

      “這海盜又是什么精修煉成的?”蘭蘭手握嘉佑的長矛問順風耳。

      

      順風耳卻挖苦道:“他是一條大理魚,當心他會吃掉你!”他說得倒高興,那屁股上卻重重地挨了一長矛,因為林默在場,他豈敢與蘭蘭爭斗起來,他只好認了。

      

      林默收起小金劍,對匍匐在船板上的嘉佑喝令道:“嘉佑,你既然愿意改邪歸正,我就暫且饒了你!”

      

      嘉佑站起身,他想逃,跳進海里,可怎么逃得脫林默的“無影神劍”呢?而且他的長矛已經在蘭蘭手中,逃是逃不了的了!他在這茫茫大海,除了依附林默,再沒有了生路,于是假惺惺地一躬道:“謝謝,女菩薩不殺之恩!”

      

      林默觀其臉色,知道他并非真心要投靠她,將來還會反悔的,于是說:“嘉佑,你既然愿意歸附,那就去勸你哥哥同來歸附!”

      

      嘉佑一看他的船已經撞得粉碎,怎么能乘坐?于是說:“女菩薩,我的船已經爛了,那您就駕船去追上我哥,我再勸他罷!”

      

      遠遠望風的嘉

      

      應見其弟被林默活捉去了,深知林默功法了得,心想救弟弟也是白白送死,還不如先逃脫,以后再想辦法搶救弟弟。于是他便離開主航道,把船劃進了暗礁密布的海域,他想,如果林默來追他,不知道這里有暗礁,就會在這里撞壞船,到那時不僅可以救出弟弟,甚至還可能把林默抓住。

      

      林默果然劃船去追趕嘉應,那嘉佑卻暗暗作喜,心想這林默雖然厲害還是要中了哥哥的計,他想:等她把船撞在暗礁上,一當落水,她兩位美人,不就成了我們兩兄弟的囊中之物了嗎?最難對付的就是那順風耳,不過我們可以平分秋色嘛!林默的船如同箭似的射向嘉應的船,眨眼就可能把他追上了。可就在此時,順風耳立即來制止道:“公主,不能再追了,前面就是暗礁海域,公主,你不知道!”

      

      林默聽順風耳一說,毫不猶豫地調轉船頭,那船就在海水上轉了一圈才停下來。嘉應見林默沒有追過來,他也停了下來,朝這邊張望。林默這才深深地知道嘉應不是一個簡單的海盜,然而他雖聰明,這一停下來,也就把的計謀暴露無遺了。

      

      嘉佑把順風耳狠狠地盯了一眼,這一小小的動作,全看在了蘭蘭眼中,她手握著那根長矛,如果嘉佑敢輕舉妄動,就會刺向他來,然而如果沒有順風耳,他要對付兩個女人,那應該有一線希望罷,最可恨的就是還有一個順風耳!

      

      林默知道自己劃船是不可能通過這暗礁區域的,于是命令嘉佑道:“嘉佑,你來劃船,快去追上你哥哥!”

      

      嘉佑一聽林默話中之威嚴,他想如果把船故意去撞暗礁,肯定必死無疑,有其這樣還不如慢慢劃過去,一方面獲得她的信任,另一方面也好讓哥哥逃掉,等他再來救我,于是說:“女菩薩,這一帶暗礁很多,怕是很難追上我哥!”

      

      “少羅嗦!快劃船!”蘭蘭用長矛在嘉佑背上一敲。

      

      嘉佑去拾過槳,便慢慢地劃起來,一邊望著前面的哥哥。

      

      嘉應見弟弟被迫為林默劃船,想畢今天要抓住林默是不可能的了,他只得繞過重重暗礁,迅速地向海岸上劃去,劃出暗礁區域,他再回過頭來一看,他弟弟還慢頓頓的、不慌不忙的劃著船。

      

      蘭蘭見嘉佑在拖延時間,恨不得上前去給他一腳,把他踢進海里,她自己來劃,她把長矛在船上重重一擊,站起來。順風耳卻說:“蘭姑娘,你不怕他吃掉你嗎?”

      

      蘭蘭一聽氣得把對嘉佑的怒火就要發泄在順風耳身上了,她抬起腳來就想踢順風耳,可順風耳早有準備,她便踢空了,差一點踢在林默身上。順風耳卻到一邊去嘲笑她,使她更加地生氣。

      

      嘉應逃上了岸,棄掉船,準備到山中暫時躲避一段時間。

      

      林默也上了岸,可哪里還有什么嘉應的蹤跡。順風耳也聽不到嘉應什么,林默只得吩咐蘭蘭與順風耳一起把嘉佑帶回去,等她回來再作處理。

      

      蘭蘭聽后問:“小姐,你不跟我們一起回去?”

      

      “你們先走一步,我一個人到這山中去會會嘉應,我估計,他走不了多遠的!”

      

      “小姐,你小心點!”蘭蘭說后,轉向嘉佑喝道:“還不走!”

      

      嘉佑一邊走一邊想:林默為什么只讓蘭蘭與順風耳押我回去?一定是計,林默躲在暗處,一當我逃跑就會下手的。正因為他多疑,所以他才被順利地帶回了湄洲。

      

      當蘭蘭他們走后,林默才化為一采藥的村姑,獨行在那山中的羊腸小道上。此后所發生的事情,《敕封天后志》上有記載:后(林默)又從山路獨行,嘉應不知,以為民間美姝,將犯之。后(林默)拂塵一指,彼遂變幻退避。歲余復作祟,后曰:“此物不歸正道,必擾害人間。”令人各焚香齋,奉符咒,自乘小艇。像漁者遨游煙波之中。嘉應見之,即沖潮登舟,坐于桅前,不覺舟駛到岸,后佇立船頭,遂悔罪請宥。后并收之,列水闕仙班,共有一十八位,凡舟人值危厄時,披發虔請求救,悉得其默佑。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暫無

    昵稱: 驗證碼:

    熱門故事
    午夜影院7cdy老